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体育热点20多年过去,为什么中国与他们的差距越拉越大?

20多年过去,为什么中国与他们的差距越拉越大?

  • 2018-07-04 17:06:29
  • 来源:侠客岛
  • 编辑:高密信息港
  • 1380
  • 0
  • 0
7月4日消息,昨天,关于日本的新闻细节刷了屏。
比如,日本和比利时世界杯淘汰赛结束后,日本的更衣室极其干净整洁,还留下了俄语的“谢谢”字条,让国际足联官员都为之赞叹。同时,日本的球迷也在球队输球后流着眼泪收拾完了看台上的垃圾。
又如,日本虽然输掉了比赛,但是赛中一度2-0领先,场面毫不落下风。要知道,日本的对手可是目前世界排名第三、目前真的是遇上了人才济济黄金一代的比利时。即使最终憾负,日本在赛中表现出的水平,也足以让亚洲球迷感到吃惊。
说实话,日本队类似的场内场外新闻,这些年也见得不少。而如果把时间往回倒推不到30年,也就是1990年代初——那时候,中国和日本都刚刚开始足球职业化,两国几乎同时起步。
所以,不说这些细节,岛叔想问、也是很多普通人会问的问题是:为什么我们几乎同时起步,但20多年过去,双方的差距却越来越大?为什么20多年前中国足球水平几乎碾压日本,现在却只能在家看亚洲邻居的出色表演?
这恐怕不仅仅是一个足球领域的专业问题。
岛叔没骗你。曾经中国踢日本,真的是碾压的。当时的日本在亚洲范围内都不是强队,曾经连续28年在奥运会预选赛没有出线过。
不用去翻中国的历史战绩了,这行当里真的没法儿拿“祖上阔过”说事儿。就拿侠客岛老年男子足球队队长说的故事来举例吧。曾经的国脚、当过国家青年队主帅的沈祥福,是中国最早留洋的一批球员,88年起就去日本踢球了。他踢球那会儿,在国家队层面,中国几乎“说赢日本几个就赢几个”。
但后来,沈祥福讲了另外一个故事:当年他带过的中国足球“超白金一代”,年龄差不多是85后。有一次和日本同龄孩子踢热身赛,入场时候我们的孩子比对方普遍高出半头到一头,看着对方,心里还存了几分睥睨。但结果呢?我们的球员根本踢不过半场,被这些比自己矮不少的对手按在地上反复摩擦蹂躏。
沈祥福说,当时如果地上有个缝,他真的会钻进去。
那可是媒体冠名的中国“超白金一代”——他们曾经还受过专业体制的训练,在沈祥福集中训练、拼命练技战术和基本功的调教下,最终在世青赛上进了8强,阿根廷人跟他们踢完都哭着说赢得太艰难了。但又怎样呢?最终也泯然众人矣。
85后的一批是如此,后来好些吗?并没有。比如,2001年的孩子现在17岁,这个年龄段的中国队也跟日本踢过,基本也是半场蹂躏。
任何一个认真观察足球的人都会承认,中日足球这些年,尤其是在后备力量的培养上,与日本不仅没有拉近,差距反而是扩大了。
国家队只是后备力量培养的开花结果。土壤都没有,不可能指望开出花来的。
1998年前,日本没有进过世界杯;1998年后,日本未缺席过世界杯。在亚洲层面,日本已是铁定的第一档,甚至在广州亚运会上,以业余和大学生球员组队的日本都可以夺冠。更不用说的是,日本女足已经拿过世界杯冠军了。
为什么日本会如此迅捷地崛起和成功?为什么中日的差距越拉越大?这不是妄自菲薄,百战不殆的前提是知己知彼。
日本女足夺得世界杯
历程
回过头看,中日的起步时间类似,但发展历程却极不相似,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条道路。路途的不同,也结出了不同的果。
我们知道的是,日本足协当年搞了一个“百年计划”:他们计划2015年日本男足排名进入世界前十,足球人口(球员及其家庭、足球工作者、注册的球迷)500万人;2050年日本拿到世界杯冠军,足球人口达到1000万人。
现在看,虽然“世界前十”的目标没有达成,但是足球人口500万的目标已经达成了。仅仅是在日本足协缴费登记的登记人口,包括裁判和教练在内,就有130万人左右,足球人口已有600多万;2011年,日本的青少年足球选手就已经达到60万人。
与之相比,2011年的时候,中国足协掌握的13—19岁的注册小球员数字,是3000人。虽然成年段的数字一直没有精确披露,但在册可供国家队选拔的,跟日本肯定不是一个量级。
其实,在日本足协搞“百年计划”之前,中国职业化初期也有过类似的五十年计划。当时日本人看了中国的计划,“几乎都绝望了”——在日本人看来,中国有更多的人口、更广的选材面、更好的身体,如果按这个计划执行下去,在亚洲是不可战胜的。
但中日不同的地方在于,20多年过去,日本几乎如一台精密仪器般严格地执行了百年计划;而中国却没有按照计划实施,不断变换着足球的掌门人,没有人愿意做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都是急功近利地看着眼前。为了世界杯、为了眼前的战绩,我们甚至用了很多与职业化、与市场格格不入的方式管理足球。
在专业的足球观察者看来,这是中国与日本最大的差别所在。
欧洲主要联赛中日韩面孔越来越多形成对比的则是中国面孔的凋零对比
1993年,日本J联盟成立,真正进入职业化的联赛运营。1994年,中国职业化的甲A联赛也开始运行。
到现在,日本的47个行政区中,有40个都有J联盟俱乐部;中国的职业化则像一出大戏,在最初的火爆后,又经历了反假球、反黑、反赌的萧条,直到新一波金主进入,球市与资本齐飞,国家队与竞技水平却难言飞跃。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尤其是当别人在迅猛进步的时候,哪怕是原地踏步,也已经是后退了。就像我们都做过的应用题一样,小中和小日从一个起点共同出发,但是速度不一样,慢慢地,我们甚至被人家套了圈,甩得越来越远。
坦白讲,足球很长时间内都不是中国关注的焦点。更有人气的乒乓球羽毛球,群众基础都在数千万量级;团体项目的篮球排球,也有更多的传统。虽然中日职业化起步时间点类似,但是其社会背景、发展阶段则有着本质差别。
90年代初我们开始职业化的时候,小平同志刚刚南巡讲话,要搞的市场经济还是一张白纸。但彼时的日本已是发达的市场经济,有法治、市场的高度支撑。
双方面临的问题也不一样:我们是从传统的三级体校专业培训体系转成职业体系,日本则是从从企业化足球转向职业化足球。在这个过程中,得益于市场体系的发达,日本的转变顺畅无缝,不曾出现中国式的行政掣肘和反复折腾;中国则走了太多弯路,在丢掉专业体系、丢掉专业化精神、丢掉基层教练和青少年训练之后,没有相应的体制进行弥补。
历史的学费要交,我们认。但如果学费交了没学到东西,那就有问题。
经验
有一部中国人去日本拍的纪录片,叫《东瀛追球》,记录了日本联赛和青少年足球如何崛起。有时间的话大家可以去网上看看,花不了太长时间,却会有很多收获。
比如,J联赛创始之初(1993年),就规定“财团不得冠名球队”。同时,俱乐部不允许赤字运行。如果连续三年赤字,就要被取消营业执照。
他们的考虑是:如果是财团冠名,那就只是公司员工、家人亲戚去支持球队;但如果是以城市命名,就会有全部的市民来支持。今天J联赛中的球队皆是如此,他们的队名,都是球迷自己想、然后票选出来的。——据说现在中超俱乐部也在推“中性化冠名”、多股东入主,但实施起来估计要2020以后了。
又如,片中出现的日本足协,定位和职责就很明晰。全日本青少年足球教练技术指导手册,是足协负责编写的;青少年足球的训练经费,足协划拨;职业联赛,则完全交给J联盟去运营。“让孩子们通过踢球锻炼身体,是日本足协的社会责任。”
事实上,足协的任务,就是国家队、青训。如果校园足球不抓,青训完全交给短视和逐利的俱乐部,本质上是推卸责任。中国推行职业化后,推翻了自己原有的专业队青少年培训体系,后备力量的培养都交给了自负盈亏的俱乐部,直接导致了人才培养的断层。
再如日本独特的校园足球文化。学习掉队的,不能选作球员参加比赛;球员首先是学生,必须在踢球的同时要高中毕业。职业化的联赛,可以从俱乐部训练队、高中、大学球队中选人,英雄不问出路,成才之路多条。更重要的是,在学校阶段,日本足球人的共识是,尊重失败,尊重强者,但不以成败为最终目标,更重要的是青少年人格教育的塑造。
片中,学习足球的孩子家长说,足球教给孩子的团队协作、奉献精神、规则意识、拼搏精神,是家庭给不了的,这给了孩子不一样的人生经验和经历。“日本社会认为,首先要有争取对待足球的态度,才可能循序渐进、提高水平,持续上升”。
足球是一门专业,也是一门科学。足球的发展水平,体现出的是整体社会和理念。踏实干,别折腾,是一个时代命题;不是立竿见影,而是久久为功。
“火热的梦想,需要最沉静的付出。”
这些年,我们学巴西,学德国,学西班牙,学前南斯拉夫,谁强就学谁,教练换了一波又一波。但其实,还不如把眼光投向日韩,看看我们的亚洲近邻是如何培养人才、如何扎扎实实在进步。毕竟,学渣不能总盯着学霸干什么;当年跟自己差不多的渣渣小伙伴如何通过努力变成了中上游,这样的经验恐怕更有借鉴意义。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